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真情风采
真情风采

家中曾养狗

时间:2017-10-31  来源:&  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 

(通讯员:方春梅)昨天,女儿用微信发来一只脏兮兮的小狗图片。女儿说,妈妈,我看见校园里有一只流浪狗,我把刚买的烤肠给它吃了。我回说,宝贝,人生路很长,始终保持你的善良。
女儿提到了狗,不禁让我想起女儿小时候,家里也曾养过两只狗,并非时下流行的宠物狗,而是地道的农村土狗。我本不喜饲养小动物,然那年夏天舅舅家办喜事,全家去祝贺,适逢他家那只看门的雌性狗刚下了四只崽儿。女儿见了,甚是喜欢,执意要带回去一只,舅舅得知外孙女喜欢,自然是满心高兴,由我们去挑。女儿挑了一只灰色的狗儿,回家便养了起来。
话说这狗儿并非通身灰色,那额头到鼻子之间竟长有一撮“丫”字形的白色皮毛,点缀在狗儿头部,也甚是好看。狗儿领回来了,自然要给它取个名字以供使唤。爱人说,你看它名字写在脑袋上呢?就叫它“丫丫”吧。婆婆听了,说隔壁谭家的孙女小名就叫“丫丫”,狗和人同名这不是犯了人家的忌讳吗?我想了想,说,这狗儿既是灰色的,就叫它“阿辉”吧。于是乎,狗儿有了正儿八经的名字。
阿辉很快适应了新家里的生活,不多时日就长得胖乎乎,跑起来不见腿,只貌似一只圆溜溜的球在地上滚动,可爱极了。那时候我家尚在云梦,住的私房,前后有院落。阿辉初来时,怕它走丢,一直是关在院子里的。及至阿辉两个月大时,才让它去院子外面活动。女儿和阿辉自然成了最好的朋友,一孩一狗经常在院子里抢玩具,疯成一团。女儿也时常骑着她的儿童自行车,载着她的小伙伴去附近的广场上“兜风”。
那年九月份,女儿上了小学,婆婆每日接送上下学。阿辉也有了新的任务,每日和婆婆一起接送他的小玩伴。据婆婆讲,每日,女儿不在家的时候,阿辉总趴在院子的角落里闷闷不乐,而到了婆婆锁门外出时,阿辉也满血复活了,和婆婆一前一后前往女儿所在的学校。走了几次,阿辉已熟悉了路线,经常在前面飞跑,甩婆婆好远,随后又跑回来和婆婆一起走。待见到了女儿,阿辉自会围着女儿上蹿下跳的转几个圈。回到家里,女儿写作业,阿辉会安静的趴在女儿脚边,偶尔抬头温柔的看她一眼,小声的哼哼几声,似在询问它的小伙伴的作业做完了吗。
阿辉慢慢长大了些,依然胖乎乎圆溜溜的,十分讨喜,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喜欢和它玩。不想有一天,婆婆买菜回来却不见了阿辉,遍寻不着。后来我们猜测,一定是有人看见阿辉可爱,把它抱走了。当日,婆婆去接女儿,女儿没见阿辉同来,问奶奶,奶奶说,阿辉不见了,女儿当即大哭了起来。自此,女儿也小小的忧郁了几天,直到爱人说,等舅爹家里的狗妈妈再生了小狗,我们再去领一只回来,女儿才开心的笑起来。
果然,第二年春天,舅舅家的狗妈妈又生了一窝狗崽儿,舅舅直接挑了一只通体黑色的狗儿就送来了,同样温顺可爱,女儿喜欢的很。这只小黑狗,和阿辉一母同胞,又是一只雌性狗宝宝,我说,就叫她“黑妹”吧。于是,黑妹又成了女儿新的玩伴。
为了避免和阿辉一样丢失,我们把黑妹关在院子里养,婆婆也不带它接送女儿,爱人还专门买了一根栓狗的绳套,套在黑妹的脖子上,系在院子的墙根边。也许是圈养的缘故,小小的黑妹,并不像它的哥哥阿辉一样活泼,也不似阿辉那样壮实,好吃好喝的喂养,黑妹就是不见长,瘦弱小巧,但起初精神还算好。每当夜幕降临,我们关上院门时,就会把黑妹的绳子解开。这时的黑妹会兴奋地从前院跑到后院,试图看看外面的天地,可是,院门都已上锁,它只能无奈冲着栅栏叫唤几声,然后,悻悻的回到小窝。现在想来,我觉得当年的我好“残忍”,为了保护黑妹,却剥夺了它的自由,甚至让它郁郁寡欢。
那年的夏天尤其热,院子里的黑妹一日比一日慵懒,总是踡在它的小窝不愿意动弹,食量也越来越小,我们只当是天热,黑妹胃口差也不爱动了,并没想到黑妹已经病了,而且生命接近终点。
有一天深夜,爱人加班晚归,打开院门时,发现黑妹已经死在院子里。当他上楼和我说时,女儿也醒了。我对女儿说,黑妹死了。女儿并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良久后本与我相对而眠的她转过身去了,拉过毯子蒙在自己的头上。我知道,女儿难过了。
在经历了阿辉的丢失、黑妹的死亡后,女儿幼小的心灵都曾遭受过一些伤痛,从此以后,女儿不再提出养狗,我们也不再在她面前说狗。也许年幼的她已渐渐明白,与其遭遇别离,不如不曾相守。只是,每每见到狗,女儿的眼神依旧是温润的......
上一篇:女儿的破洞裤